做有温度的教育
加拿大研修之旅心得
【作者:汤沸  发布时间:2018-11-6 10:27:08  点击数:132】

 揉醒惺忪睡眼,欣赏机窗外的风光,淡淡的朝霞已渐变成绚烂的赤霞,那一抹殷红,令人过目不忘。经过13个小时的飞行,我已漂洋过海来到加拿大研修之旅的第一站——多伦多

   刚踏上这片陌生的土地,落地的枫叶便带来了秋的问候。此刻,国内正准备欢度十一国庆节,而多伦多时间是9月30日晚上七点多。我们的黑色大巴疾驰在宽阔平坦的道路上,沿途宣传牌上一张张普通人的脸庞引起了我的注意——男女老少,正面侧面,各种肤色,各类表情。这让我想到多伦多是全球最多元化的城市之一,在这里,49%的居民是来自全球各国共100多个民族的移民,其丰富多彩的族裔特色,令这座城市亲和包容,魅力无穷。

    在多伦多8天的学习日程中,我们分组走访了当地的中小学,以及社区、图书馆等教育性非营利组织和教育管理机构,听取了多场讲座,还参观了著名的多伦多大学和麦吉尔大学,内容包括安大略省教育发展特点、教育理念和课程改革趋势,逆向课程设计和教育评估等等,通过聆听讲座、访问观察、座谈交流,我们零距离接触到了加拿大的教育体系,真切感受到这座包容性城市教育的温度。

    第一天,希尔丹学院非常有经验的校长Mike用一幅直观图阐释了“均等与公平的差异”:所谓公平,就是提供不同的支持让每个学生都能看到风景,而非我们常规概念所认为的提供“均等的机会”,至于他能不能看到对面的风景,与我无关。比如说,让每个学生上学就是指“机会均等”,但是教师因材施教,让每个孩子都参与课堂学习,那才是“公平”。在后面几天的走访中,这一点得到了应证,在安大略省,无论公立还是私立学校都会给不同的孩子量身定制学习方案,即便是对于学习障碍、自闭倾向和多动症的学生,乃至身患残疾的学生,都会给予不同的教育关照和教学支持,从而引导学生学会接纳与包容,帮助学生建立自我意识与归属感。

    面对种族多元、成长经历与环境变化的背景,安省的教育者必须在课堂教学中整体设计教学,确保让每一个孩子都受益,都能获得发展。在此教育理念下,安省的特殊教育做得可圈可点,一种是天才式的教育,一种是后进生的教育,这些教育内容都有教育大纲统一要求。学校与家长共同制定特殊孩子的个性化学习计划,计划模板由省教育厅统一制定。针对移民子女多的学校,学校每天还提供1-2小时制定适当的课程帮助移民子女快速融入新环境。制定好的个人特殊教育计划会随着孩子的发展不断调整,所以要求教师必须做好特殊学生的跟踪记录,做好过程性资料的积累。

    感受特别深刻的是对特殊儿童的教育给予极大的爱心和耐心,处处体现对人格的尊重。特殊儿童需安排随班就读,学区有负责特殊教育的专员,每个学校必须有特殊教育辅导员,只要班里有特殊孩子,一定会配有辅导员进行一对一的帮扶。而且,在当地,教育学生的问题向来不只是学校的责任,需要家庭、社会共同介入。因此,我们看到社区及家庭也会有很多志愿者为残障儿童提供耐心周到的服务,在他们看来,这是不可推卸的责任。借多方之力,来帮助每个儿童健康成长与发展,是追求教育公平的体现,真正让每个孩子看到属于自己的美丽风景。

    而对于这一点,在我们研修之旅的第二站——飞往温哥华高贵林市学习那几天,感受更为深刻了。

    记得15日那天,高贵林市教育局的Lena老师给我们介绍了学生的常见学习障碍,令人印象深刻:如阅读障碍、数学障碍、运动障碍、音频处理障碍、视觉处理障碍、自闭症和阿斯伯格综合症,也有一些唐氏综合症的学生,还有不被视为学习障碍,但会干扰学习的学生问题,主要是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和社交情绪问题。接着,Lean给我们讲述了两个学生案例,一个是阅读障碍者,一个是情绪障碍者,并让我们分组讨论。我们展开热烈讨论并各抒己见,犹如经历着学生真实的学习过程。听了老师们的讨论,Lena表示在BC省每一个学生都要参与并融合在团体中,特殊的学生都要从“学生服务中心”中得到帮助。Lena给我们呈现了课堂“金字塔”图:

    课堂里的老师要教授所有学生,既要考虑塔底的学生,也要考虑塔尖的学生,老师不是教学科教内容,需要知道对不同的学生做什么,怎么做。比如班级有一个焦虑的孩子,对于这样的学生,老师把他每天要做的事情记录下来,这样既安抚了这个孩子,也提醒了其他孩子。对于有多动症孩子的班级,可以让他们上课前做一些瑜伽活动,虽然只是针对少数学生,但也是对整个班级学生有利的帮助。所以老师需要给特殊孩子给予特殊帮助。若对于有阅读障碍的学生,会建立一个阅读小组(6人一组),让他们进行50分钟的阅读,并帮助他们做解析。老师们都会对这些特殊学生做评估,并与家长进行交流。Lena特别强调把不同层级的学生组建成相应的小组进行培训指导,有些时候是心理老师进行辅导,有些时候是由艺术老师进行行为疗法。

    这就是所谓的“差别化教育”,特别是在一个班上要教授不同水平的学生,需要布置一些开放式任务,让学生有选择性,他们要提出问题,也能寻找解决问题的答案。那么谁来给那些“后进生”提供帮助呢?BC省有要求,首先课堂内老师就要给予每个学生支持,而像Lena这样的辅导老师可以额外加以支持,还有一些职业导师、医生、心理专家、语言疗法师也会协助,这些专家有时候会进入学校,与任课老师交流来帮助这样的学生。对于那些有学习障碍的学生,要以“个案”的形式被列出来,教育计划是针对所有学生的,这也是BC教育厅专家团队起草的文件(IEPs)中有所体现的,他们设计了适应不同层级学生发展的内容。文件起草也有一些家长和学生参与。

   老师会将与“学生”的交流进行记录,并跟他一起制定阶段性目标。每一阶段都会作出评价和反馈,并及时与家长交流,也可根据学生的情况适当调整计划。这样的学生既需要得到“普遍的课堂支持”,同时也会获得针对性的支持,同时表格上也体现出了学生的核心素养和科目素养。

   其中有老师提出了一个问题:这些“特殊”学生如何有效融入社会。Lena给出了4个案例证明,这4个人以前都是属于“特殊学生”,曾经有过厌学甚至仇恨学校的情绪,但后来他们都成为了“成功人士”。比如有阅读障碍症的Robert Munsch成了儿童书的作家,所以学习障碍对学生来说并不是“世界末日”,而往往有学习障碍的学生有独特的观点和视角,所以老师要不断地提醒自己,这些特殊学生有可能就是未来的成功人士。这些特殊学生就好像来自星星的孩子,即使他们中只有极少一部分孩子可以获得成功,但或许会因为我们而改变。

   Lena老师的授课有案例有数据,有详实的方案呈现,确实如她所说,我们不是教学科教内容,我们是在教学生,尤其是那些苦苦挣扎的学困生更需要我们提供个性化支持和鼓励,发掘他们潜能。这与中国的教育理念不谋而合,但值得我们借鉴的是,为了帮助他们,加拿大老师会根据不同学困生类型制定不同的金字塔型辅导方案,如有的学生需要个辅,有的仅需要合作学习或小组活动,有的需要适当降低难度和减少学习任务,有的需要设计个性化作业。为了保护学困生的自尊心,加拿大的老师们特意将好生与学困生交替辅导,以保持学困生的学习积极性。不仅如此,加拿大的学校还会联动家长和学生本人共同制定个人教育计划,以达成共识,尤其是学生本人参与计划的制定能有助于计划的实施,并且计划表中仍然结合核心素养的三个方面让学生制定目标,人文化地体现学生的个性特点,细分到“是否过敏”、“是否喜欢有噪音背景的环境下学习”等。除此之外,学校有专业人员助力,与社区保持紧密联系,有图书馆、科技馆、幼儿园等丰厚的社会资源作为补充,由此可见加拿大个性化教育面对的是真正独特的生命个体,通过适合每个独特个体的手段挖掘学生的潜能,从而促进每个学生更好的发展。其实,中加教育的愿景是相通的:我们尽一切可能帮助这些孩子,并不奢求这些孩子未来一定成名成家,只希望他们毕业后能记得在校时光是温暖的愉快的,希望做更好的自己就足够了。

     我想起以前读过方华先生的《做有温度的教育》一书,其中写道:“只有真正把学生看成活生生的人,教育才能温暖,才会有温度,才能称为为了孩子的教育。” 无论是安省还是BC省的教育无不折射出教育的温度:Alexander’s School的校名来自于一个生命在13岁嘎然而止的名叫Alexander的男孩,生命虽然短暂,但他对所有人友善,对学习充满热情,为了纪念这个孩子,就以他的名字命名了这所学校;高贵林中学那位出人意料的“情绪管理主任”——竟然是一只能安抚学生情绪的金毛犬;不同肤色不同种族的孩子在同一间教室学习,显得那样和谐融洽;残障学生坐着轮椅却面带笑容大方迎接我们,自信表演节目;那里的学生在高中时就有明确的职业定向,专业选择与职业规划受到充分尊重;还有在BC省每次老师授课前都会进行感恩原住民的仪式等等,点点滴滴都令人感动。校园环境、日常管理、社会资源、对学生的尊重、教育者自己内心的温度……一切的一切都会凝聚起来,让教育升温,温暖每个人心间。

 

 

用户登录
关闭
本信息仅向登录用户开放,请登录后浏览!
 
 
免责申明: